當前位置:ag亚遊 - 新聞資訊 - 正文
[字號:  ]
“小微”产品扎堆 QDII基金配置价值待显现
2019-07-12 07:05:18 - 中国证券报 -

   鲜有投资者会回忆起2007年首批QDII基金出海是何等的盛况——首只基金申购额突破千亿元的历史瞬间,便在那时镌刻。12年后,曾风靡一时的QDII基金,并未如预期般成为中国居民投资海外市场的主渠道。近三年来,QDII基金的发行举步维艰。WIND数据显示,2016年7月至今成立的124只QDII基金产品中,目前仅有9只产品规模在2亿元以上。某基金公司销售部门负责人甚至向记者抱怨称,发行QDII基金就是“赔钱”,沦为基金公司“鸡肋”产品。不过,在一些基金公司眼里,QDII基金的资产配置价值依然值得关注。

  QDII舉步維艱

  根據WIND數據,截至今年7月10日,將A/B/C分開計算的261只QDII基金産品的總淨值規模爲747億元。其中,淨值規模超過10億元的基金産品有19只,其合計總淨值規模達到520億元,占比約70%。這意味著,盡管QDII基金産品數量在約12年間擴張了30倍,但絕大部分已經淪爲“小微”基金,掙紮在基金存續的“生死線”上——截至7月10日,在261只産品中,淨值在2億元紅線之上的産品僅有72只,而淨值跌破5000萬份的迷你基金則高達117只。

  需要指出的是,淨值規模超過10億元的基金産品,最近成立的一只是在2016年6月份,其余則主要分布于2007年至2014年間。這似乎表明,自2016年7月以後,QDII基金這個細分行業的容量正漸趨飽和,新發QDII基金已經很難爲這個細分行業提供增量,並漸漸淪爲“生存保衛戰”的迷你基金。

  上海某基金公司副總經理認爲,造成這種現象的原因,一方面是首批QDII基金出海恰逢2008年世界金融危機前夜,建倉後遭遇了海外股市的暴跌而淨值大幅縮水,給投資者帶來強烈的“痛感”,這令QDII基金此後的擴張陷入困境;另一方面,則是QDII基金産品的同質化嚴重,許多産品的收益難以服衆,在渠道的口碑不佳,令新發産品舉步維艱。

  投資能力的“謎團”

  在規模不升反降的背後,是QDII基金海外投資能力的嚴重分化。首先以長周期來考量。根據WIND統計數據,以成立滿五年的基金産品計算,截至7月10日,最近五年時間裏,投資收益率最高的是國泰納斯達克100,其近五年累計收益率達到124.23%,而最低的是華寶標普油氣,其近五年累計虧損了63.8%。如果將時間縮短到近一年,則領跑者的近一年累計收益率達到17.55%,墊底者的虧損幅度高達38.05%。

  同樣巨大的差距,也體現在擁有五年以上運作時間的QDII基金産品年化收益率上:最高者年化收益率超過18%,而最低者年化收益率爲-11.2%,二者相差近30個百分點。一位基金經理認爲,較長時間區域內的年化收益率差距,是甄別不同基金經理投資能力的最好指標。而QDII基金産品五年期以上的年化收益率出現如此巨大的差別,除了産品類型的差異因素外,也充分展示了其投資能力的差距。

  業內人士則指出,從産品業績上分析,與海外基金市場相似,指數類産品的長期年化收益率往往要高于主動管理型産品,這或許會成爲未來投資者配置海外市場的重要方向。而值得關注的是,從實際業績表現來看,擁有外資股東的基金公司,其QDII基金産品業績並未優于純內資的基金公司,這表明,依賴外資投顧並不是最有效的QDII基金運作模式。

  資産配置的金礦

  雖然QDII基金産品近年來的發展陷入窘境,但在一些基金公司眼裏,它的資産配置價值依然值得矚目。

  上投摩根基金認爲,合理的資産配置戰略可以幫助投資者降低單個資産價格波動對整個投資組合的影響。目前可供配置的資産類別已經包括國內股票、國內債券、海外股票、海外債券、國內黃金、國際石油、REITS及貨幣各種大類資産,其中,海外股票包括美國納斯達克指數、標普500指數、德國DAX30指數等,未來隨著FOF的發展,可供投資的公募基金的大類品種將會更加豐富。

  上海某基金公司海外投資部門的負責人則向記者表示,QDII基金産品的未來發展方向,將不是普通散戶投資者,而是包括FOF在內的各類機構投資者,因爲它們需要更多樣化的資産來對沖單一市場的風險,以海外市場投資爲主要方向的QDII基金將成爲它們的“必需品”。該負責人同時指出,隨著QDII基金産品類型的豐富,其所涉及的投資區域,已經從傳統的港股、美股逐步擴展到歐洲股市、印度股市以及日本股市等,部分産品甚至專注于貴金屬、原油等大宗商品領域,這顯然大幅拓寬了機構的資産配置選擇余地。

  在富國藍籌精選QDII擬任基金經理張峰的眼裏,海外市場“中概股”裏的藍籌股,也是不可多得的金礦。他指出,海外市場較國內市場成熟,由機構資金主導,選擇上更偏向藍籌股。其次,伴隨著中國供給側結構性改革進入低波動階段,藍籌股更具吸引力,在此背景下,將帶來行業競爭格局改善、産業集中度的提升,從而提高行業龍頭企業的市場競爭力。